当前位置: 首页> 公众版> 人物报道> 最新

夏求明:心无名利,只念家国

作者:李响 来源:今日科苑  日期:2018-06-08

为真实全面展现新中国科技发展历史,收集保存反映老科学家学术成长经历的宝贵资料,特邀请您向采集工程捐献实物资料,具体包括传记资料、证书类资、信件类资、手稿类资、著作类资料及其他与学术成长过程相关的各类资料。

详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夏求明:心无名利,只念家国

作者:李响 来源:今日科苑 日期:2018-06-08

 “为了新中国的自由、独立,为了争取和平,为更进一步表现爱国的热潮,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这些都是每一个新中国的人民应负的责任。”——夏求明

图1 夏求明先生近身照

夏求明,生于1926年,上海市人,胸心血管外科专家。曾任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胸心外科主任、黑龙江省胸心外科重点学科带头人、中华医学会理事。 他1952年自上海圣约翰大学获医学博士学位后,志愿到哈尔滨工作,从事胸心血管外科医、教、研工作50余载,攻克百余项技术难题,成功实施同种原位心脏移植手术,其心脏移植术后患者至今仍是我国大陆地区存活时间最长、生存质量最高的“换心人”。此后接连完成了心脏移植手术全部三种术式,全面开展心脏移植相关领域技术革新,推动了我国心脏移植事业的启航。曾获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1998年全国百名优秀医生、2001年中华医学会科技进步一等奖、2002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中华医学科技奖一等奖等多项荣誉。

一、参加血吸虫病防治,结下部队情谊

1945年,夏求明在已是上海名医的父亲建议下,报考了圣约翰大学。进入大学后他在一众国内顶尖医科名师的督促下,充分发挥自己既擅长理论学习、又精于动手实践的天赋,在紧张而充实的学习生活中扎实地掌握了各种行医技能,为从事医生职业做了充足的准备。

1950年,夏求明读大四,当时内科学的授课教授是国内血吸虫病专家黄铭新。同一时期,血吸虫病成为全国范围内危害极大的典型疾病,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危及到人口数量。1949年12月20日,上海市成立血吸虫病防治委员会,圣约翰大学医学院作为医学领域的顶级学府,几乎全体师生都投入到防治血吸虫病的爱国卫生运动中。1950年寒假期间,夏求明随同解放军二十军参加上海周边地区日本血吸虫病防治工作。1951年寒假期间,圣约翰大学医学院再次深入乡村开展防治工作,一定程度上控制了血吸虫病的扩散。

夏求明在防治过程中与战士们密切合作,结下了深厚情谊。他向战士借来了喜爱的枪支,身着戎装留影。同时,目睹了军人纪律严明、为国为民的精神风貌,也使夏求明深受鼓舞。奈何命运弄人,这批战士寥寥数月后便血染朝鲜战场。悲痛之余,作为家里独子的夏求明毅然决定参加支援抗美援朝的医疗队,并在《参加上海市医务工作者抗美援朝手术医疗队人员登记表》上写下爱国宣言:“为了新中国的自由、独立,为了争取和平,为更进一步表现爱国的热潮,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这些都是每一个新中国的人民应负的责任。”

二、探寻体外循环方法,一心治病救人

图2 1950年夏求明参加上海郊区防治血吸虫病医疗队

图3 1951年夏求明《参加上海市医务工作者抗美援朝手术医疗队人员登记表》

图4 1963年夏求明(前排右二)看望体外循环下心内直视手术术后的先心病患儿

1957年,国内的胸外科先驱们受到美国学者启发,开始自主研发体外循环技术,并于1958年研制成横置转碟式氧合器(上海II型)。夏求明敏锐地洞察到这一进展,并立刻购回一台开展体外循环的研究。在仪器水平有限的情况下,他夜以继日地进行实验并尝试改进方法,通过一系列动物实验确定了体外循环的最佳方案——低温低流量全身灌注方法。

体外循环方法为胸心外科手术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解决方案,在找到了简单而安全的方案后,夏求明立即开展了应用,于1963年在黑龙江省率先对先天性心脏病患儿进行了心内直视手术,取得了良好效果。1965年,他指出当时流行的“半身体外循环”理论的缺陷。1983年,他到美国堪萨斯城的杜鲁门医学院进修,首先考察的也是该院应用的体外循环技术。纵观夏求明半个世纪的行医生涯,对体外循环方法的研究从未停滞,这项工作成为他一系列成就中重要的一部分。

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数年间,夏求明共完成15例体外循环下开胸手术,在黑龙江省心脏外科医学界迈出了领先的一步。然而他本人却并未念及医术的提升和收入的增长,只有治病救人的朴素信念。在1965年1月27日给李友实施的缩窄性心包炎手术中,他亲自持续80分钟的心脏按摩才使患者险度难关,却在面对《黑龙江日报》报道时只给出了“我不能让他死啊”的简单理由。

三、“文革”期间坚守岗位,开展医疗、科研

图5 1978年夏求明(右二)在黑龙江省重新恢复心内直视手术现场

图6 夏求明摘录的完全性大动脉转位和右室双出口的研究资料,以及绘制的心脏缝合示意图

1966年5月26日,哈尔滨医科大学成立“文化大革命”办公室,随着“文革”开始,学校的教学工作全面停滞。1969年,哈尔滨医科大学在木兰县东兴镇15里外的五屯建立了“五七”干校,大批教师、教授下放到农村劳动改造,校内人去楼空。当时心内直视手术在黑龙江省内尚属起步阶段,手术死亡率较高,因而在这一时期全部终止。夏求明所在的哈医大二院因为临近校本部,斗争情况更加“严肃认真”,临床工作几乎全部停顿。

夏求明除了参加各种学习、自我检查等活动之外,本人并没有受到直接冲击。在胸心外科很多知名专家受到批斗的情况下,作为普通医生和讲师的他得以幸免于政治斗争之外,坚守在临床一线。“文革”期间,在黑龙江省心内直视手术全面终止的情况下,各医院的胸外科手术也纷纷叫停。夏求明则凭借高超的医术和高涨的工作热情,几乎承担了全省的胸外科手术,哈医大二院胸心外科手术由每周2至3台增长到十余台。高负荷的工作促使他在提升科研与医疗水平的同时,也磨练出相应的团队管理能力。

“文革”结束后,辛勤工作了几十年的夏求明仍是一名普通讲师、主治医生,但醉心于事业的他把职称、收入统统抛诸脑后,反而对科研与医疗的进展始终保持关注。形势宽松使心内直视手术得以再次开展,夏求明依靠长年的积累迅速恢复了手术工作。他敏锐发现了胸心外科医疗的进展速度缓慢,非常重视十年停滞造成国内医疗行业与国外同行产生的巨大差距:“首先要让心脏外科的同事们知道差距,让所有人知道努力的方向!” 为此,他迅速收集信息,在1978年撰写了文章《心血管外科的进展》,奠定了哈医大二院胸心外科的发展方向。

四、屡屡改进换心手术,缔造存活最久“换心人”

图7 2007年夏求明(前排左五)与健康存活的六位“换心人”及其家属合影

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哈医大二院医务人员跑遍了黑龙江省和周边省份,但大量的思想工作和手术可行性介绍并未打消患者疑虑,众多患者宁死不愿接受心脏移植手术。1992年4月26日,心肌病的患者杨玉民克服恐惧、接受了心脏移植,成为哈医大二院首位“换心人”。主持手术以及整个诊疗流程的夏求明却丝毫不谈自己的贡献,反而视杨玉民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认为他对哈医大二院乃至全国换心手术的进展贡献极大,并且及其谦卑的谈到:“我对杨玉民,心里非常感谢他。我是从内心看这个问题的,没有他哪有我呢?”

杨玉民换心成功后,为后来的患者积累了信心。1994年,夏求明再次成功进行换心手术,“换心人”于文峰至今仍然正常生活,并因康复效果极佳引起了国内医学界关注,哈医大二院也积极向全国推广手术经验。夏求明并未因此满足于取得的成绩而裹足不前,他继续瞄准国际心脏外科的前沿领域——心脏移植全心法与双腔法。1996年,在成功完成三例“全心移植法”治疗后,年届70的夏求明再次挑战巅峰,带领团队开展心脏移植“双腔法”的研究工作,攻克难关之后使换心手术的水平更上一层楼,让更多情况复杂的患者延续生命。

杨玉民在因痛风去世之前,一度是中国大陆存活最久的“换心人”,于文峰则至今仍保持着这一纪录。这些良好的手术记录,无不源于夏求明对于医疗过程无比严谨、审慎的态度,以及在日常工作中事无巨细、一丝不苟的科学精神。为纪念夏求明在心脏移植领域取得的成就,弘扬心脏移植捐献的“爱心”意义,呼吁社会关爱心脏健康,哈医大二院定于每年4月26日举办“爱心日”活动。

图8 2002年夏求明获得由中华医学会、中华医院管理学会、中国医师协会联合颁发的中华医药科技进步一等奖

五、心无名利,只念家国

勇于尝试、不断实验的夏求明从不缺乏科学探索的精神,事实上,他在治病救人的过程中从未满足于既有的医疗技术,一直致力于更好地解决现实的医学问题。对患者、对医生职业以至对国家负责的他从不在乎任何光鲜的履历,例来都通过反复实验和周全的诊疗设计,力求将手术风险降到最低。他不为名,放弃了无数个成为医学界“第一”的机会,只为病人在最有保障的情况下得到治疗;更不为利,数十年如一日的从事着一位普通医生、教师的日常工作。

童年时期经历战争,颠沛流离的求学之路使夏求明在家庭、学校中都受到了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大学时期参加血吸虫病防治,不仅使他近距离接触到解放军战士报效国家的热情,更加树立了他投身爱国事业的高尚情怀。半个多世纪的行医生涯,他通过一台台手术、一次次诊疗延续了一位位新中国人民的生命。他用一生默默践行着当初写下的爱国誓言,以一名医生的身份为了国家、为了下一代担负起了一个新中国的人民应负的责任。

史料来源:

1.夏求明采集小组研究报告,2017年

2.夏求明教授简介,哈尔滨医科大学新闻网 website.hrbmu.edu.cn/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272

作者简介:李响,男,博士,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研究实习员。

《今日科苑》2017年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