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公众版> 人物报道> 最新

戴松恩:献身祖国大农业

作者:杨延霞 来源:今日科苑  日期:2018-06-11

为真实全面展现新中国科技发展历史,收集保存反映老科学家学术成长经历的宝贵资料,特邀请您向采集工程捐献实物资料,具体包括传记资料、证书类资、信件类资、手稿类资、著作类资料及其他与学术成长过程相关的各类资料。

详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戴松恩:献身祖国大农业

作者:杨延霞 来源:今日科苑 日期:2018-06-11

“我要为祖国改良作物品种而贡献出自己的力量。”——戴松恩

戴松恩(1907-1987),细胞遗传与作物育种学家。江苏常熟人。1931年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农学院。1936年获美国康乃尔大学博士学位。1955年选聘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曾任华北农业科学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育种栽培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中国农业科学院副秘书长、研究生院副院长,农业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等职。

从20世纪30年代起,主要从事作物遗传育种学的研究,参与选育“金大2905”、“金大26”等中国第一批小麦优良品种研究。新中国成立后,长期从事农业科学技术管理以及作物遗传研究工作。参加制定我国十二年(1956-1967年)全国农业科技规划和全国农业科学技术十年发展规划。他多次在《红旗》、《人民日报》、《中国建设》等刊物撰文,着重论述推广良种及有关农业研究等问题,指出良种的重要增产作用。特别是《关于迅速制定“种子法”的建议》等文章,受到有关领导的重视,促进我国种子工作的发展。1980年他主持召开的“全国小麦非整倍体研究讨论会”,推动了我国非整倍体研究工作的迅速发展。

图1 戴松恩

一、艰难求学路,向农业科学研究迈出第一步

戴松恩,1906年出生,江苏常熟人。幼时家境贫寒,家中既没有田地也没有房屋。在东唐镇倪新泰米行做店员的父亲,常年在上海、无锡一带推销粮食,隔数年回家一次。戴松恩12岁那年,父亲36岁因病去世了。母亲在镇上摆地摊,勉强维持两人生计,无力供他读书。他没有兄弟姐妹,母亲忙着为生活奔波,所以幼年时期的他,是孤苦寂寞的。

9岁时,戴松恩得到亲友的推荐到镇上教会小学免费读书,由于机会来之不易,他勤奋学习,小学毕业时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苏州教会办的晏城中学。他后来回忆说,当时初中的同学,大半是地主、资本家的子女,至少是来自小康之家。这样穷困的家庭条件和生活环境,磨练了他的性格和意志,从小自立自强,不畏艰苦,也培养了他勤劳的品德和“个人奋斗”的作风。

1924年7月,18岁的戴松恩从苏州晏城中学毕业后,被学校领导分配到当地教会所办的苏州“新民社”,担任交际干事。父亲病逝和当地许多人受疾病折磨的情形,使他曾经萌生了攻读医学、普救众生的志向。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八年制医科大学的学费相当昂贵,迫使他不得不放弃学医的念头,另寻出路。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报纸上看到南京金陵大学农业专修科招生的消息,那一刻“一年毕业”四个字打动了他。1925年夏天在友人唐希贤的资助下,他怀揣着五十大洋向南京出发了。招生的老师看过他的中学成绩单后,决定免试、免费让他进入南京金陵大学农业专修科学习。

1926年六月,戴松恩以专业第一名从农业专修科毕业,七月留在南京金陵大学农学院农艺系担任助理,协助沈宗翰教授进行小麦、水稻遗传育种研究工作。从那时起他对农学,尤其是小麦的遗传规律等问题产生了浓厚兴趣,立志“做一名作物遗传育种专家”。他相信这一弃医学农的命运安排,认为“医学能够治病救人,而农业能够解决人们的吃饭穿衣问题,同样是人生的重大需求。”为了早日实现理想,戴松恩开始自学遗传学理论及育种学原理及方法。他坚持不懈的学习精神和对工作的热情,感动了老师。1928年夏天,经过破格推荐,他获得一个机会带薪进入金陵大学农学院作物遗传育种专业二年级学习。平时和其他同学一样学习,但要抽一定的时间到系里工作,实行工读,农艺系仍然给他原来的工资,每月三十银元。这样一来,他不仅可以维持上学的一切学费,而且还可以赡养母亲。1931年夏戴松恩以专业第一名成绩毕业,获得农学学士学位,同时学校授予他当时教会学校最高奖励“金钥匙奖”,他还当选为“Phi Tau Phi”荣誉学会会员。大学毕业后留校当助教,帮沈宗翰继续进行小麦遗传育种研究等工作,还帮助美籍教师洛夫、玛雅思、魏根斯打英文信件和英文讲稿,备受老师们的表扬。这一年他完成学业,明确志向,为献身农业科学迈出了第一步。

图2 1929年,戴松恩在南京金陵大学学习

二、赴美留学,树立科学救国理想

1933年夏天,国立清华大学第一次从理、工、农、医等30个专业中公开招考公费留美研究生,每个专业只录取一个。戴松恩得到消息后,喜出望外,马上报考了作物遗传育种专业。在金陵大学农学院丰富的专业知识储备、参与科研的经历和英语训练,戴松恩从众多考生中脱颖而出,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获得宝贵的公费留美机会。

1934年1月,戴松恩来到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跟随作物育种专家洛夫教授攻读作物育种和细胞遗传学。高大的教学楼、实验室、图书馆……以往的传统风格建筑在今天构成了一座焕发着现代色彩的科学宫殿。戴松恩一颗年轻的心被这一切攫住了。那时候,作物遗传是遗传学的一个新兴分支,比较活跃。戴松恩是我国致力于作物遗传育种基础理论研究较早的学者之一。生物学、细胞学、遗传学、生理学、生物化学、植物病理学……二十多门课程几乎占去了他全部时间和经历。他总是嫌白天的时间太短,常常学习到深夜,孜孜不倦。两年多时间过去了,辛勤的汗水终于浇灌出丰硕的果实。在洛夫教授的指导下,他对来自中、俄、美三国的五个普通小麦开展杂交实验,对杂交后小麦的叶片、叶鞘、秆毛、小穗、外芒、内芒等形状进行研究,探究引起各种性状形态变化的遗传因子,阐明了小麦单性状遗传和性状间连锁遗传的规律,并以英文发表了博士论文《中俄美小麦品种杂交之遗传研究》。这种规模的小麦遗传研究,在当时国内农学届尚属首次。1936年冬,戴松恩获得康奈尔大学博士学位,并凭借出色成绩被选为美国Sigma Xi荣誉学会会员。同时获得该学会金钥匙奖。

图3 1934-1937年戴松恩在美国康奈尔大学

刻苦的学习和出色的成绩,奠定了戴松恩科学研究事业腾飞的基础,美国也在各方面给他提供了优越的条件。他的主任导师及同事们主动提出了请求他留美工作的要求,企图说服戴松恩留在美国协助搞小麦细胞遗传和育种研究工作,并要帮助接他的家眷到美国同他一起生活,但是这些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一是因为在美国留学期间,戴松恩亲身体验到当时美国严重的种族歧视和所谓的“民主自由”的虚伪性,以及国家贫弱而遭受强国凌辱的痛苦,渐渐地意识到“我有责任把贫穷落后的祖国振兴起来”,树立了“科学救国”的理想。另一方面,戴松恩内心深处激荡着祖国母亲的召唤,考虑到祖国在这方面需要人才,为了建设和发展祖国的作物遗传育种事业,提高作物产量,解决粮食问题,1937年2月,戴松恩搭乘加拿大“皇后号”轮船,踏上了回国的旅程。他坚信自己搞农业离不开中国这片土地,“只有在祖国的土地上,……才能更好地为家乡父老、为更多人服务。”

美国留学归国后,戴松恩参加当时国民党政府办的全国唯一的“中央农业试验所”工作,担任技正,主持小麦细胞遗传和抗赤霉病研究工作。

三、艰苦抗战中,为农业发展贡献力量

戴松恩回国后,准备工作刚刚就绪,科研蓝图刚刚展开,卢沟桥的炮声震撼祖国大地,击碎了科学研究的美好憧憬。国难当头,戴松恩从驰骋科学殿堂的理想回到现实,一切都服从于战争的需要。在战火中,他辗转苏北、南京、芜湖、柳州、贵阳等地,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他致力于小麦增产和遗传育种研究以及烟草、玉米、油菜育种等工作。在贵州贵阳期间,他负责选育烟草、油菜、玉米等改良品种,改良烟种“佛卅黄金”在贵阳得到大规模推广后,贵州烟草公司所用的烟叶即完全采用此种改良烟叶。油菜品种获“罗甸一号”改良种后,面积在逐步推广,油菜基本育种法也获得初步成就。1942年,任铭贤农工学院教授兼垦殖科主任及湖北恩施农业改进所所长。这期间,他虽不能实现原有的科研计划,但他的工作更贴近实际需要,更贴近生产能力。解决当地生产中存在的问题成为他的主要研究内容,他在湖北恩施主持粮食增产事宜,曾利用大量农贷办理良种、肥料、农具、耕牛等贷方工作,鄂西小麦产量得以较大幅度提升。他把当地人民的疾苦记在心上,竭力为他们服务,取得了积极的成效。他对战乱中湖北农业的发展倾注了心血,收到当地百姓的称赞。当他调离湖北时,《新湖北日报》曾以《送戴松恩博士》为题载文称颂,充分肯定他为湖北农业做出的贡献。

图4 1957年,戴松恩(左一)赴苏联访问时与外国专家合影

四、三次申请入党,76岁终成真

北平和平解放后,戴松恩被任命为华北农业科学研究所副所长,他对共产党的第一个评价是“他们说话算数。”他自身经历的新旧社会对比,使他深深体会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1955年,戴松恩被选为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委员。1956年4月,戴松恩参加我国十二年(1956-1967)科学技术远景发展规划会议,并主持农业科技规划说明书的全部定稿工作,在这次农业科技规划会议上做了《关于发展我国农业和畜牧业问题》的报告,对我国进行农业科学规划起了促进作用。同年5月26日,作为参加国家十二年科学技术远景发展规划会议的科学家代表,参加了周恩来总理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的十二年科技发展远景规划招待酒会。周恩来总理希望他搞好小麦研究工作“希望你用科学技术增多小麦,让人人都能吃上白面。”。他牢记这次招待酒会上周总理在对他的嘱托,戴松恩一直坚持在农业科研和教学的第一线。在党和国家的力量感召下,1956年7月,他递交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这年他50岁。

图5 1956年戴松恩(前排右一)全家合影

之后他主要致力于我国作物育种和粮产增收等方面工作。1963年他发表在《人民日报》的《试论作物栽培的科学实验问题》一文中,他写到:“我国农民有着丰富的作物栽培经验。这些宝贵经验解放后在党的领导下才得到广泛的重视,全国各地进行的丰产经验的调查研究和推广,现场观摩和文字宣传等,对作物增产起了明显的作用。”同时,党组织和同志们也一直很关心这个旧式知识分子的成长,对他所取得的成绩给予支持和鼓励。从1950年到1963年,他当选为历届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1963年,还当选为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1964年2月13日,58岁的戴松恩第二次向党组织提出了入党申请。

在“文化大革命”中,尽管他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但没有动摇他对党的信念,只是叹息自己做的事情太少,感到中国农业落后是一个农学家的耻辱。他曾说,个人的得失实在是微不足道的,只有当心中装下了祖国、民族的利益,个人有限的才华、智慧才能焕发出灿烂的光彩。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后,戴松恩主持了“小麦非整倍体研究”,这是为小麦定向育种提供理论根据的基础研究。在党的多年教育下,他树立了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信念,1982年,又于76岁高龄时再一次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他写道:“这是我第三次申请加入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前两次申请是1956年和1964年。……我真诚地请求党接受我做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在党的直接教育下,把我的有生之年贡献给祖国的四个现代化和共产主义事业。”这一次,党组织批准了他的申请。这位老科学家的宿愿终于实现了。他说:“我又获得了第三把金钥匙。”。

图6 1980年左右戴松恩在中国农业科学院试验田进行小麦杂交

为了表彰他在农业科研和管理上的贡献,1983年,中国农学会颁发给他“从事农业科研50周年表彰奖”;1985年,中国科学院向他颁发了“从事科学工作50年荣誉奖”。

戴松恩,一个靠勤奋获得成功的农业科学家,他对科学事业目光敏锐,执着求索,在遗传育种及细胞遗传学研究和农业科学事业的发展上献出了毕生精力。他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在通往“四化”的道路上,用手中的三把“金钥匙”去探索又一座藏满人类知识、理想和真理的宝库,为致力于科学事业的人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

本文史料来源:

1.刘旭:《戴松恩:在祖国大地上焕发智慧光彩》,《中国科学报》2017年3月13日第8版印刻

2.《南京农业大学发展史》编委会编:《南京农业大学发展史(人物卷)》,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12年,第152-155页。

3.卢嘉锡主编:《中国现代科学家传记》(第三集)《戴松恩》,1992年

4.谈家桢、赵功民主编:《中国遗传学史》,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2 年

5.常熟市政协文史工作委员会编:《常熟文史》第三十二辑院士风采《戴松恩》,2003年,

6. 佘之祥、姚应才主编:《江苏历代名人录(科技卷)》,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1年

7.戴松恩采集小组研究报告,2017年

作者简介:杨延霞,女,博士,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与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联合培养博士后。

(《今日科苑》2017年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