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公众版> 人物报道> 最新

赵尔宓:为国奉献,此生无悔

作者:杨延霞 来源:今日科苑  日期:2018-06-14

为真实全面展现新中国科技发展历史,收集保存反映老科学家学术成长经历的宝贵资料,特邀请您向采集工程捐献实物资料,具体包括传记资料、证书类资、信件类资、手稿类资、著作类资料及其他与学术成长过程相关的各类资料。

详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赵尔宓:为国奉献,此生无悔

作者:杨延霞 来源:今日科苑 日期:2018-06-14

“正因为有一个强盛的祖国做后盾,我们才会受人尊重。我更为有一个伟大的祖国而自豪!”——赵尔宓

赵尔宓,1930年生,四川成都人,动物学家。他1951年毕业于华西协和大学生物系,曾任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研究员,200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在两栖爬行动物分类研究中,他描述和命名38个两栖和爬行动物新种(或亚种)和2个两栖动物新属。他与美国学者Kraig Adler合作编著的《中国两栖爬行动物学》是全面系统论述我国661种两栖和爬行动物的第一部专著。赵尔宓院士是我国首批入藏考察的两栖爬行动物学者之一,为西藏增加8个新种和10个中国或西藏新记录种,并首次报道在墨脱希壤采到眼镜王蛇,将其分布范围向北推移了4个纬度,认为这是亚热带动物沿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水汽通道向北扩散的证据。他主要依据爬行动物的分布首先提出在动物地理区划的西南区增加一个新的“喜马拉雅南坡亚区”,并且对西太平洋岛链两栖爬行动物区系形成和温带东亚两栖动物的分布格局提出自己的研究见解。赵尔宓院士2016年去世,享年87岁。

图1  2004年赵尔宓在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标本馆观察标本留影

一、为国家作出贡献的先决条件

1930年1月,赵尔宓出生在四川成都一个自由职业者家庭。父亲赵伯钧在成都开办了一个“亲仁医院”,规模比较小,相当于现在的个体诊所。父亲是一个严肃认真,但又对子女要求苛刻的人。据赵尔宓回忆,除了读书以外,他不允许子女们有其他爱好。读中学时候,赵尔宓因为喜欢音乐而偷偷买了一把二胡,第二天父亲发现后,当时就折断烧毁了二胡。母亲是个性情温和敦厚的人,她待子女慈祥又不溺爱。家里兄弟姐妹共8人,大哥比他大9岁,两个姐姐与他年龄相当,还有四个弟弟妹妹。赵尔宓读初中时候,哥哥已上高中,那时大哥经常给他推荐有益的课外读物,比如《鲁滨逊漂流记》、《罗宾汉故事》、《穷儿苦狗记》等等,这些书对他思想与性格的形成起到良好的影响。而且大哥学习成绩好,会英语、德语、日语和世界语,一直是他学习的榜样。

1947年,赵尔宓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华西协和大学理学院生物学系。当时选择这个冷门专业,一是因为中学时代,郑实夫老师讲授的生物课启迪了他研究生物的兴趣;二是他认为旧社会人际关系复杂,他厌恶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学习生物,正好让他有机会远离尘世的纷扰。赵尔宓自大学生时代就师从刘承钊教授。他与刘承钊老师结缘也有一段小故事。刚入大学时候,家人知道他选择了生物学习,纷纷劝他改学医,后来他自己也动摇了。但是医学院院长曹仲梁教授认为已经开学,不便马上转系,建议他读完一年级后再转专业。这一年中,刘承钊教授从美国回校做了几次演讲,赵尔宓渐渐认识到生物学的重要性,而且被刘教授的渊博学识和翩翩风度所吸引,打消了转专业的念头,从此便安心读生物系了。

妻子涂茂利是他的大学同学,华西协和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她工作上积极进步,于1956年入党。在教学上她挑重担、做表率,忙碌而辛苦,但是她依然备课认真,教学成果好,受到学生欢迎。因为赵尔宓每年都要野外工作,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以上。家庭重担自然也落在她的肩上,要管教3个女儿,并辅导她们学习,同时还要忙于家务。他工作上遇到什么问题也会征求她的意见,他写查资料、写资料卡片、修改文章,都有她在一旁帮忙。

他说,生活在这个幸福和睦的家庭里,父严母慈,兄弟姐妹互爱互助,妻子勤劳能干,三个女儿可爱,是他能为国家民族作出贡献的先决条件。

图2 1953年赵尔宓与涂茂利结婚照

二、填补我国蛇类研究空白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很多关于蛇的俗语,“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蝮蛇蛰手,壮士解腕”等等无一不是在描述蛇的危险。说到蛇对于普通人来说,无一不是谈蛇色变。

读大学时候,赵尔宓开始跟随刘承钊先生学习外出采集标本。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赵尔宓这样回忆:(我外出采集蛇标本)“都是全身武装的,从脚到头。头上戴帽子,还戴眼镜。”“因为蛇咬人有个前提,就是当人必须接触它或者靠它很近的时候,并达到它的攻击距离;或者说当人距离蛇太近,让它感受到很大威胁,它感受到人和它的距离在它的攻击范围之内了。蛇见到人之后,颈先后退,头转过来。如果达到了它的攻击距离,它就趁人不注意咬你一口。如果它估计头伸出去后达不到它的攻击距离,它就不会攻击人,而是趁机逃跑了。”掌握了这个技巧,这个胆小的人开始不怕蛇了。

图3 1982年赵尔宓在四川九龙县采集蛇标本

走近赵尔宓的书房,在书架的最上层,整齐摆满了一排日记本,每本日记的侧脊上都清楚注明了野外考察的年份,翻开日记一系列有关蛇类形态、摄食、习性以及运动方式的记载就会映入眼帘。

在多年的研究中,一种巨型毒蛇曾以赵尔宓命名,这让他颇为骄傲。这种在湖南莽山发现的“莽山烙铁头蛇”,拉丁属名以赵尔宓的名字命名,为“Zhaoermia”,它分泌的毒被叫做“zhaoermitoxin”。

据考证,蛇最早在我国甲骨文中就有文字记载。此后在我国很多典籍如《山海经》、《本草拾遗》、《本草纲目》等传世文献中,也有不少关于蛇类品种、生态、生理、医药等方面的记述。然而到了近代,我国的蛇类研究停滞不前,不仅落后于欧美等发达国家,也落后于印度等发展中国家。赵尔宓先生与蛇相伴了大半辈子,他是蛇类鉴定的专家,在某种程度上,赵尔宓的研究工作及成果填补了我国现代蛇类研究的空白。

三、我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1986年,赵尔宓率领四川省科协组织的“四川省青少年教育考察团”第三次赴日本。他登完富士山,去山下的一所青少年活动中心参观。当晚住在富士山下,第二天一早他们集体参加升旗仪式,他和学生们一样端端正正地排在那里,当他们听到乐声奏起,看到五星红旗与日本国旗两根并列的旗杆同时缓缓升起,在场的每个人内心异常激动。后来每次看到五星红旗时候,他都会提醒自己:“我代表祖国,绝不能有辱使命啊!”

图4 1978年赵尔宓手写《毒蛇生态野外资料记录本——眼镜蛇科》

通过出访,他扩大了眼界,结交了各国同行好友,互相交流学术思想与交换资料,给国内两栖爬行学科的研究工作与国际接轨创造了很多有利条件。与此同时,他还注重随时向国外朋友介绍中国的伟大成就,介绍中国两栖动物爬行学科的发展情况。

1989年,首届世界两栖爬行动物学术大会在英国坎特伯雷市的肯特大学召开。会前半年,大会的秘书长便邀请赵尔宓在大会上做主题讲演。此次大会共10人做讲演,国外9位都是当时两栖爬行动物学科世界著名专家,赵尔宓作为中国代表位列其中。当时我国尚未与国际进行交流,我国两栖爬行动物相关领域的研究情况鲜为人知。这是他代表新中国两栖爬行动物学界第一次在国际学术讲坛上露面。这是一个荣誉,也是一次机会。为了让更多的国际同行感兴趣,他选择的题目是“东亚岛屿的两栖爬行动物地理学”,报告结束后会场响起了阵阵雷鸣般的掌声。会后,时年80岁的美国杰出科学家Roger Conant回美后曾写信向他表示祝贺:“祝贺演讲成功,中华人民共和国因为有你作为她的代表而无比自豪!”他回复说:“正因为有一个强盛的祖国作后盾,我们才会受人尊重。我更为有一个伟大的祖国而自豪!”

图5 1986年赵尔宓在日本欢迎四川省青少年科学教育考察团会议上演讲

四、参加第一批青藏高原综合考察,收获颇丰

赵尔宓的野外考察始于1956年,之后几乎每一年他都有外出采集的工作。有时候持续时间会比较长,多则三五个月之久。回顾野外数十年的野外考察工作,赵尔宓坦言印象最深的还是1973年去西藏墨脱的那次考察。赵尔宓作为中国首批进藏进行大规模两栖爬行动物采集研究的一员,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正是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墨脱县。那是一次艰难的远行,墨脱县是当时中国唯一一处没有通车的地区,去往墨脱的途中必须翻越喜马拉雅山一处5500多米的多雄拉山口,他们翻山越岭走了三天三夜才到达墨脱县。赵尔宓发现,在墨脱这个有着西藏江南之称的神奇地方,竟然隐藏着众多以前人们无缘深入了解的新物种。也正是这次墨脱之行,赵尔宓发现了西藏独有的8种两栖爬行动物。其中就包括由他所命名的新蛇种——“墨脱竹叶青”。而且此行首次报道了在墨脱县他和助手采集到的眼镜王蛇,将其分布范围向北推移了四个纬度。这是亚热带动物沿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水汽通道向北扩散的证据。

图6 1997年赵尔宓在第一届国际蛇伤学术研讨会上作报告

赵尔宓参加的青藏高原综合考察,先后获得中国科学院1986年科技进步特等奖、1987年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以及1989年陈嘉庚地球科学奖。

图7 1973年赵尔宓(右一)进西藏墨脱野外考察

五、浪漫又深情的动物学家

赵尔宓除了是位科学家,其实他是一个很浪漫的人,年轻时曾经特别迷恋邓丽君,20世纪80年代去台湾的时候买了很多邓丽君的磁带,至今还珍藏在他家的书柜里。后来有机会再去台湾,这位虔诚的歌迷还专程去邓丽君的墓前凭吊。

女儿赵小苓说“父亲很喜欢诗词,特别是唐诗宋词,骨子里是一个很浪漫的人。我们都经常说道,他应该去学文学而不是生物学。”,“他经常出差还把野外科考的事情给孙子辈写成小故事,讲给他们听,我还请人把他写的故事翻译成英语,拿到孩子的校刊上发表。”

每次外出考察,他会以书信的形式把当地的风土人情记录下来,邮寄给夫人涂茂利。采集工程馆藏基地收藏了好几封两人的往来书信。2006年初,妻子逝世。同年底,他个人独著《中国蛇类》上、下卷正式出版,在书的首页画有一幅“勿忘我”植物,用中英文写着:“作者谨以此书献给已故爱妻涂茂浰教授。”妻子逝世一周年,他深情地精选了她各个时期的照片,设计编排印制了画册,题名《永远想念你》。画册中收录了妻子多年来的照片,以及他陪着妻子在全世界各地留下的足迹。在画册的最后一部分,赵尔宓选取了同妻子金婚时候的合照作为开头,照片中赵尔宓搂着妻子,两人精神矍铄,面带微笑,透露出浓浓的爱意。

2016年12月24日13时44分,赵尔宓院士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去世,享年87岁。早在2011年,赵尔宓已写好遗嘱,要求丧事从简。他表示,死后要和妻子的骨灰混合后,与大地融合在一起,洒向大地,无拘无束地回归自然,不留任何痕迹。天堂里能和心爱的她团聚,他一定是幸福地离开的。

图8 1987年赵尔宓在美国与Adler教授编写《中国两栖爬行动物学》的工作照

本文史料来源:

1.《院士赵尔宓:小心抓蛇大胆研究》,《成都晚报》2009年8月25日第6版:特别报道

2.《动物学家赵尔宓与蛇“缠绵”半世纪》,《华西都市报》,2013年4月14日第23版:星期天

3.傅佳妮:《赵尔宓:发现生命》,《四川科技报》,2014年5月16日第011版:走近在川两院院士专题

4.《赵尔宓院士病逝》,《四川科技报》,2016年12月28日第1版:要闻

5.王海燕、毛萍:《赵尔宓:从水到陆发现生命进阶》,《中国科学报》,2017年8月21日第8版:印刻

6.吴宁编:《赵尔宓选集》(上卷),科学出版社,2010年1月

7.谢和平主编:《赵尔宓选集》(下卷),科学出版社,2012年5月

8.赵尔宓采集小组研究报告,2017年

作者简介:杨延霞,女,博士,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与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联合培养博士后。

来源(《今日科苑》2017年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