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公众版> 采集进展> 采集工作心得

在熏陶中成长

作者:余婷婷 范乐天 尤宇 来源:中国科学报  日期:2018-07-02

为真实全面展现新中国科技发展历史,收集保存反映老科学家学术成长经历的宝贵资料,特邀请您向采集工程捐献实物资料,具体包括传记资料、证书类资、信件类资、手稿类资、著作类资料及其他与学术成长过程相关的各类资料。

详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在熏陶中成长

作者:余婷婷 范乐天 尤宇 来源:中国科学报 日期:2018-07-02

原标题:在熏陶中成长——闻邦椿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小组采集心得

 

①闻邦椿院士与采集小组成员在闻家老宅前合影。

②采集小组采访闻邦椿院士。

③采集小组在闻邦椿院士家中收集资料。

不知不觉,与采集工程结缘已经两年了,我们的采集工作也已接近尾声。回首这两年的时光,我们收获了攻克难关的喜悦,也遇到了进展缓慢的苦恼,可谓收获满满,感慨良多。

我们小组的采集对象是东北大学的闻邦椿院士。闻院士原籍浙江温岭,自1951年考入东北工学院后,便一直在此学习、任教,他简明的履历免去了我们四处奔波之苦。而且,闻院士身体状况良好,思维清晰,对采集工程十分感兴趣,这都给我们的工作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

通过采集工作培训和向其他小组学习,我们小组一开始就对采集任务进行了明确分工。为保证工作进度,小组每周开一次碰头会,项目成员汇报各自的工作进展,分享信息资料;项目负责人指出其中应注意的问题,并安排下一周的工作任务。在这样的安排下,采集工作得以稳步推进。采集过程中我们也遇到过一些困难,并针对这些困难想了一些应对办法。

首先是抓住时机,安排集中采集。我们小组是异地采集,而且闻院士的弟子和亲属分散于全国各地,如果分散采集,成本太高,效果也不佳,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在一个场合对他们进行集中采集。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我们与闻院士保持了积极的沟通,及时了解他的日程安排,寻找合适的时机。幸运的是,在两年的采集过程中,我们有过两次这种可以与闻院士的弟子与亲属进行广泛接触的机会,一次是在沈阳召开振动利用工程会议期间,我们集中采访了闻院士的弟子和同行;另一次则是在闻院士母校新河中学70周年校庆前后,我们与闻氏家族一起相处了数日,参观了闻先生的母校、闻家老宅,与闻先生的亲友进行十分广泛的交流,获得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信息。这样的两次采集给了采集小组近距离观察闻院士学术状态和生活状态的机会,加深了我们对他的认知。

作足行前准备,并根据采集情况及时调整策略。为了防止集中采集流于形式,没有实质进展,我们每一次外出采集前都要作充分的准备,列出详细的计划,明确此行的具体采集目标。在人物访谈方面,我们首先挑选出合适的被访人物,然后根据被访人物的经历及其与闻院士的关系,设计有针对性的访谈提纲,做足案头工作,尽量减少遗憾。在实物采集方面,我们会预先列出一份采集清单,以此为线索,顺藤摸瓜,不断补充完善。对于那些因路途遥远或其他原因无法带走的物品,我们会就地扫描或复制,以求最大限度获取采集资料。

争取采集对象家属的支持。在项目推进的前期,我们一直没有机会与闻院士的夫人王宗彦女士进行直接的交流。因为王老师行事低调,认为这都属于宣传工作,不愿意接受我们的访谈。但王老师陪伴了闻院士半个多世纪,是闻院士最为亲密的人,如果没有她的讲述,对于我们的采集项目而言,将是莫大的损失。虽然碰到了困难,但是我们没有放弃。我们不断地请人与王老师进行沟通,向她说明采集工程的性质和意义,最终王老师答应了我们的请求。初见到王老师,我们就被她的热情感染了!王老师非常健谈,那一天的访谈进行得十分顺利,她告诉了我们许多闻院士生活中的趣事。经过后来几次接触,我们和王老师也逐渐从工作关系变成了朋友关系,最后她干脆邀请我们去她家收集、整理资料,在那里我们又有不少新的发现。因为王老师的支持,我们的照片资料收集有了比较大的突破。

想方设法挖掘新资料。闻院士曾出版过个人传记,传记所提供的资料常常是我们设计访谈问题的起点。但在初期访谈中,我们发现闻院士的讲述与他的传记在内容上具有高度的一致性,难以为我们提供新的材料。如何获得更多的史料,成为摆在采集小组面前的一道难题。怎样解决这一问题呢?没办法,采集小组只好下一些笨功夫。我们努力寻找更多的外围资料并且加以消化,在访谈的过程中“唤起”闻院士传记之外的记忆,并根据闻院士的回答追加问题。通过采取这样的办法,访谈获得了一些全新的资料。

两年来,我们共计访谈20次,获取资料1435件。经过全体成员的共同努力,闻邦椿院士的学术成长资料得到了比较完整的采集。对于获取的资料,要进行整理和消化,为移交给科学家档案馆和撰写科学家传记作准备,在资料的后期处理上,我们也有一些心得。

整理资料是一项颇为繁杂的工作,稍不留神便有可能导致返工。为了提高后期工作的效率和质量,我们作了以下几方面的准备。

第一,认真研读培训材料,与管理方保持积极的沟通,确保采集资料的规范性。培训材料是采集工程的行动指南,对于完成采集项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它是我们整个采集过程中的工具书。但每个采集对象都有其特点,培训材料无法提供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案。对于工作中的疑点,我们一方面通过认真准备项目管理方的阶段性检查,将遇到的问题与他们进行集中交流,另一方面,与相关老师保持经常性的联系,随时请教。同时,也向其他已结项的小组取经。力图在采集过程中保证采集成果的规范性,以免返工或造成无法补救的后果。

第二,制定计划,整理和消化齐头并进。闻院士精力充沛,虽已年过八旬,但每年仍有数本著作出版。所以他的资料在数量上比较多,整理任务也较为繁重。基于此,采集小组制定了严格的整理计划。以资料长编为例,在集中推进阶段,我们要求每周完成至少五千字。想要达到这一目标,就必须不断地消化资料、寻找资料,从中发现新的线索。这一过程也有效地带动了资料编目、数字化等其他工作的进展,进而推动了整体工作的进展。同时,为配合采集计划,我们还建立采集日志,用来记录每一天采集工作的进展和遇到的问题,以方便查漏补缺。

第三,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力量,合作整理。在整理过程中,我们经常遇到碎片化的信息。这些信息无法形成系统的信息链,工作常常因此陷入困境。以照片的整理为例,按照采集要求,一张照片的完整信息应该包括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四个要素。可是,由于时间久远,不少照片的信息闻院士已经遗忘,四要素往往难保齐全。面对这样碎片化的信息,采集小组一方面请求闻院士的学生和亲属帮助辨认;另一方面,小组成员共同探讨一些文献调研的技巧,利用网络资源搜罗相关资讯以作补充。最终,经过大家的合作和努力,基本补全了四要素信息。

在各方的帮助和支持下,我们的采集工作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回首这两年的工作历程,有太多的人需要感谢。感谢闻院士和他的家人,谢谢你们的理解、支持和付出。感谢闻院士的弟子和朋友们,你们的帮助和配合使本小组的采集有了不一样的收获。也感谢项目管理方的老师们,你们不遗余力地帮助和敬业精神,是采集小组工作质量的支撑。翻着字迹工整的泛黄手稿,浏览着耄耋老人伏案工作的影像,我们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闻院士对待科研一丝不苟、锲而不舍的态度和精神。感谢采集工程,让我们有机会接近闻院士以及他的家人。两位老人性格迥异,但是两人相互扶持,一起走过岁月的风风雨雨,他们对待工作和生活的执着和热情深深地感染着我们。这两年,我们一直在思考。闻院士是共和国培养的第一代科学家,在国家急需用人的年代,他仅仅接受了两年研究生教育即投身到为国家培养工程师的大潮中。他所从事的振动机械领域,资金支持十分有限,凭借着一腔热忱和对科研的信念,即使在“文革”期间家庭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他也潜心倾力研究,并与厂、矿、所协作,为改革开放后在振动机械领域大展身手积累了基础,并进而创建了中国的 “振动利用工程”学科。他的一生无愧于国家,无愧于那个时代!他在机械振动领域不懈的耕耘,是一代装备制造业科技工作者们奋斗精神的缩影。我们为采集工程凑了这块“拼图”,为全景式展现老一辈来自各行各业的科技工作者的事迹尽了一份绵力,这是我们的荣幸。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