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公众版> 采集进展> 采集工作心得

勤奋严谨,无悔人生——鞠躬院士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作心得

作者:黄春梅 来源:中国科学报  日期:2018-07-10

为真实全面展现新中国科技发展历史,收集保存反映老科学家学术成长经历的宝贵资料,特邀请您向采集工程捐献实物资料,具体包括传记资料、证书类资、信件类资、手稿类资、著作类资料及其他与学术成长过程相关的各类资料。

详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勤奋严谨,无悔人生——鞠躬院士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作心得

作者:黄春梅 来源:中国科学报 日期:2018-07-10

①采集小组对鞠躬院士保留的上千张资料卡片进行初步分类。

②鞠躬院士捐赠的珍贵工作笔记本。

③鞠躬院士使用过的部分资料卡片。

④鞠躬采集小组部分成员合影。

⑤鞠躬院士笔记本中的一页。

参与鞠躬院士的采集工作只有短短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当时的我和另外三个小伙伴还在国科大雁栖湖校区接受研一集中教学。如今我们已经分别在各自的研究所、各自的专业方向进行了一年的科研生活。回忆起那段短暂而宝贵的经历,印象最深刻的是透过鞠躬院士留下的几十本工作笔记,感受到的老一代科学家们勤奋严谨、矢志不渝的科学精神。

犹记得当张佳静老师告诉我们这次整理的是一位叫鞠躬的中科院院士时,我第一想法是难道院士也会给自己取个别名(别出心裁的名字)。怀着对这位院士的陌生与好奇,我第一时间想到了百度。当我在百度输入“鞠躬”时显示的前三条大致是该词语的汉语意思(颜师古注:“鞠躬,谨敬貌。”)以及各种角度的弯腰鞠躬图片,第四条才是鞠躬院士的简介。原来鞠躬院士是神经科学家,是我国现代神经解剖学奠基人之一。我想我需要提前查阅相关词汇的英汉、俄汉翻译(鞠躬院士的手稿90%是外语,按照比重分别是英语、俄语以及少量德语、日语)。

经过为期两天的采集工程培训,我们终于投入到了鞠躬院士手稿整理分类工作上。鞠躬院士的早期手稿以卡片居多(上千张),卡片上记录的是鞠躬院士看文献书籍作的记录。我们拿到这些卡片,鞠躬院士已经作了大致分类,每一大类都有单独一张卡片作为目录放在第一页。在那个没有电脑、没有互联网的年代,科学家们查阅文献比现在要困难太多太多,更不用说科研设备了。在随后对鞠躬院士进行采访时,提到在实验设备根本无法满足实验要求的条件下,他经常根据需求自己制造一些实验装置。我当时就默默地在想,在那个年代搞科研的人应该不仅仅是术业专攻之人,更需要全能型人才。

当我们四个小伙伴兴致勃勃地开始分工后,或许是我自认为有了前期准备工作,也有了院士对资料的初步分类,以为整理工作应该很容易。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残酷的。我们在卡片上看到的英语其实在那个年代叫世界语,与现在的英语有些微差别,再加上院士自成一派的字体和年代久远、字迹模糊,我们几个愣是在第一天一人只看了一张卡片,此后几天的进度也是微乎其微。其实在整理翻译过程中最困难的是因为院士的手写体导致我们总会把字母例如n、m、u、v弄混,e、c、o无法区别等,后面我们也想了个办法,仔细区别这些容易弄混的字母的写法,同时把常出现的专业词汇都记录下来,再跟鞠躬院士分时期研究重点一一对应着进行卡片分类,这样的确到后面大家都慢慢上手了。

此外,我们还整理了大量证书和照片。照片的整理分类需要标注重要人物、时间、地点以及事件,相对于证书的整理其难度与繁杂程度更大。过程中很多人物不认识,时间不清楚,地点不知道。有时候百度“神经学专家”对应找照片能找到,然而这种情况是极少的。还有根据之前张老师提供的一些人物、地点、事件也能对应到一部分照片。然而最困难的就是,一些老照片上面的人物实在是拿着放大镜也无法区别,就只能备注好问院士本人。其实当我们后面真的拿着照片去问鞠躬院士的时候,他给我们的回答大部分也是年代久远不记得了,或者不确定了。得到这样的回答后,我们也并没有就此放弃这些照片,最后,张老师还会在采访院士的亲人朋友以及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时无数次地确认照片的信息,力求做到采集信息尽可能地完整全面。

采集工作期间,张老师安排了我们四个人随她一起去西安,跟鞠躬院士近距离交流解决一些采集过程中遇到的问题。由于另外两个小伙伴的课程安排无法一同前往,于是我们四个提前一天把问题都集中记录了下来,我跟另外一个小伙伴带着我们的好奇心与一大摞问题跟鞠躬院士见面了。进入耄耋之年的鞠躬院士身穿少将军装,精神饱满,思路清晰,和蔼可亲,唯有脸上岁月刻画下的皱纹和略带佝偻的脊背,显示出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早已应该退休颐养天年的老人。而现实中,鞠院士依旧坚持准点上下班,坚持参加毕业生答辩,坚持关注实验室改造,坚持在教育岗位上传播他这辈子最宝贵的知识财富。在采访过程中张老师和我们一直称呼鞠躬院士为鞠爷爷,这是一位慈祥、睿智且幽默的老爷爷。采访过程中他没有热血沸腾地提到为社会、为国家作贡献,有的只是尽可能轻松地讲述过去艰苦的科研条件下拼命干活儿;没有讲述年过耄耋期待在家颐养天年,而是幽默地告诉我们他的生平三大爱好“巧克力、咖啡、讲笑话”。他告诉我们,“无伟业,点燃一支烛光而已”,这就是军中院士鞠躬的真实写照。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新疆理化技术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