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

郑儒永真菌学家

真菌学家,1931年1月生,广东潮阳人。1953年毕业于岭南大学。1999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为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一贯致力于真菌系统的合理化与完善,研究小煤炱 Meliolales、白粉菌Erysiphales和毛霉Mucorales等目真菌多年。对我国白粉菌目的有关属种以及全世界范围内白粉菌目的所有属的全型进行了详尽的研究,澄清和订正了许多国际上有争议的问题,1985年发表了一个较为合理和接近自然的白粉菌属级分类系统,受到国际公认。[详细]

150万元!郑儒永院士捐赠毕生积蓄设立奖学

来源:央视网新闻  日期:2019-04-02

2019年4月2日,88岁高龄的我国著名真菌学家、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郑儒永院士和老伴黄河研究员,将毕生积蓄150万元捐献给中国科学院大学教育基金会,成立永久性“郑儒永黄河奖学金”,用于激励青年学子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不负时光,努力向上。

郑儒永院士说:“国家培养了我,中科院培养了我,我要为国家再做一点贡献。”

郑儒永1931年出生于中国香港,父亲是我国著名金融家、银行家郑铁如先生;1953年大学毕业分配至中科院真菌植病研究室,历任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国际真菌协会亚洲国家发展真菌学委员会副主席等职务。

郑儒永在国际上首次发现高等植物中的内生毛霉,首次报道了我国特有的人体病原毛霉新种和新变种;1987年主编完成《中国真菌志—白粉菌目》,成为国际公认的白粉菌目检索书。时至今日,郑儒永关于白粉菌科的属级分类系统,仍保持国际领先水平。1999年,郑儒永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郑儒永的老伴黄河,同为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资深科学家,如今已有90岁高龄。

郑儒永几十年的科研生涯中,硕果累累。由于工作需要,她最离不开的就是显微镜。

郑儒永有一台很“古老”的显微镜,她每天陪伴显微镜的时间甚至超过了陪伴她的老伴。

在显微镜前忘我的工作,使得郑儒永患上了骨质疏松和腰椎半滑脱症。

2004年,她的脊柱被“钉上”了2根钢柱和9颗钢钉,医生告诉她:每天只能坐一小时,其余时间只能站着或者躺着。

从那时起,郑儒永基本无法坐着工作。当时已73岁高龄的她垫高了自己的办公桌和实验台,每天站立8个多小时,无论是观察显微镜还是撰写论文,无论是手绘真菌图谱还是查阅文献,都是站立完成。

这一站,就是15年。

时至今日,郑儒永仍然每天坚持工作,培养学生,将自己毕生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

2012-2018年,郑儒永先后向北京海鹰脊柱健康公益基金会三次捐款共30万元,用于贫病脊柱患儿的手术救治。她为了青年学生和患病儿童倾其所有,慷慨解囊,夫妻二人的生活却非常简朴。

郑儒永院士和黄河研究员没有子女,他们二老一起走过的人生岁月,几乎全部都献给了科研工作。

半个多世纪来,两位老人心境纯洁,为国家奉献了一生,为科学贡献了全部力量,不求任何回报,在耄耋之年,心里想的,仍然是如何再为国家贡献一点余热,如何把自己化成一片春泥,倾尽全力,哺育春禾满园。

为真实全面展现新中国科技发展历史,收集保存反映老科学家学术成长经历的宝贵资料,特邀请您向采集工程捐献实物资料,具体包括传记资料、证书类资、信件类资、手稿类资、著作类资料及其他与学术成长过程相关的各类资料。

详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郑儒永 | 真菌学家

真菌学家,1931年1月生,广东潮阳人。1953年毕业于岭南大学。1999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为中国科学院微...[详细]

150万元!郑儒永院士捐赠毕生积蓄设立奖学

来源:央视网新闻 日期:2019-04-02

2019年4月2日,88岁高龄的我国著名真菌学家、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郑儒永院士和老伴黄河研究员,将毕生积蓄150万元捐献给中国科学院大学教育基金会,成立永久性“郑儒永黄河奖学金”,用于激励青年学子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不负时光,努力向上。

郑儒永院士说:“国家培养了我,中科院培养了我,我要为国家再做一点贡献。”

郑儒永1931年出生于中国香港,父亲是我国著名金融家、银行家郑铁如先生;1953年大学毕业分配至中科院真菌植病研究室,历任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国际真菌协会亚洲国家发展真菌学委员会副主席等职务。

郑儒永在国际上首次发现高等植物中的内生毛霉,首次报道了我国特有的人体病原毛霉新种和新变种;1987年主编完成《中国真菌志—白粉菌目》,成为国际公认的白粉菌目检索书。时至今日,郑儒永关于白粉菌科的属级分类系统,仍保持国际领先水平。1999年,郑儒永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郑儒永的老伴黄河,同为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资深科学家,如今已有90岁高龄。

郑儒永几十年的科研生涯中,硕果累累。由于工作需要,她最离不开的就是显微镜。

郑儒永有一台很“古老”的显微镜,她每天陪伴显微镜的时间甚至超过了陪伴她的老伴。

在显微镜前忘我的工作,使得郑儒永患上了骨质疏松和腰椎半滑脱症。

2004年,她的脊柱被“钉上”了2根钢柱和9颗钢钉,医生告诉她:每天只能坐一小时,其余时间只能站着或者躺着。

从那时起,郑儒永基本无法坐着工作。当时已73岁高龄的她垫高了自己的办公桌和实验台,每天站立8个多小时,无论是观察显微镜还是撰写论文,无论是手绘真菌图谱还是查阅文献,都是站立完成。

这一站,就是15年。

时至今日,郑儒永仍然每天坚持工作,培养学生,将自己毕生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

2012-2018年,郑儒永先后向北京海鹰脊柱健康公益基金会三次捐款共30万元,用于贫病脊柱患儿的手术救治。她为了青年学生和患病儿童倾其所有,慷慨解囊,夫妻二人的生活却非常简朴。

郑儒永院士和黄河研究员没有子女,他们二老一起走过的人生岁月,几乎全部都献给了科研工作。

半个多世纪来,两位老人心境纯洁,为国家奉献了一生,为科学贡献了全部力量,不求任何回报,在耄耋之年,心里想的,仍然是如何再为国家贡献一点余热,如何把自己化成一片春泥,倾尽全力,哺育春禾满园。